水陸教室 - 水陸見證

八萬四仟法門﹐水陸一門深入

     黃曾美華

  病發

 

 

 921大地震時﹐我仍服務於公部門﹐雖然北部無重大災情﹐心懸於服務的行政區﹐次日起了大早騎著摩托車到現場勘災﹐所經範疇幸無大礙﹐回到辦公室做完災情報告﹐感覺身體不適請假後即騎車回家。回程中我的胸口、背部傳來陣陣點狀刺痛,一回到家翻開衣服﹐胸口呈點狀紅疹、背部狀況更嚴重﹐已呈錢幣大小的水泡紅腫,症狀如此明顯﹐是帶狀泡疹。

次日﹐泡疹開始潰爛﹐第三天身體不斷流出大量體液﹐人陷入昏迷。晤寐間﹐一直感覺到門口有一大群人在等我。當時母親因為關心921地震﹐不知家裡平安與否打電話給我,聽到我微弱的聲音﹐母親趕來送我到三總就醫﹐由三總就醫開始﹐歷經T2型泡疹;氣管、食道與大動脈間3.8公分異物手術﹐身體越來越孱弱﹐左半邊更呈現癱瘓﹐精氣神渙散。

我的好朋友香花看我如此﹐軟言安慰﹐帶著我到三峽金光明寺吹吹風。當時金光明寺尚未完工﹐我看著佇立工地中的彌勒佛﹐心中無限感傷與淒涼﹐心想:「我這身體等不及寺院蓋好。」

植遇

回程﹐我看著窗外﹐眼睛突然被一塊招牌吸引﹐我突然想買一張床﹐老店員說:「床﹐在二樓。」上樓﹐我已耗盡力氣﹐只說出自己的需要﹐請她們幫我選一張合用的床。下樓﹐店裡一位師兄看著我說:「妳的身體﹐要有清淨法身的高僧大德的因緣。」我有靜坐、誦經的自修﹐對於怪力亂神異常排斥﹐不作太多的回應也沒有回絕﹐師兄說:「有因緣﹐我再打電話給妳。」

不久﹐師兄打電話來說:「靈鷲山在桃園巨蛋舉行水陸空大法會﹐妳要不要參加。」師兄說了許多關於法會的殊勝﹐當中提起超度祖先。我想著自己這朝不保夕的身體﹐想著祖先須要有人供奉﹐便說:「我開一張20萬的支票﹐我要連續做十年。」

師兄說:「妳先和家人商量﹐真的要做十年﹐每年續報就好。」我和同修商量後﹐對祖先稟告參加水陸法會的事﹐連續允了四筊﹐便報了名。師兄說﹐我這身體一個人到桃園拜水陸令人擔心﹐便安排同修到三師接待組當志工﹐好就近照看我。

921起﹐我未真正進食﹐任何食物無法下咽﹐無法睡﹐一躺平就快窒息﹐身體漸漸水腫﹐神智依然昏昧。來到水陸法會現場﹐憑著自己剛強的毅力﹐一禮、一懺、一拜﹐依著三師和尚帶領﹐不敢有絲毫懈怠。法會的第五天半夜近11點﹐我看見身穿紅衣的法師﹐身邊圍著群眾在做皈依。我拖著腫脹的身體走過去﹐來到法師面前長跪﹐我也要皈依。法師看到我﹐皺起眉頭﹐摸著我的頭﹐看著法照為我加持許久。加持後要我將法照隨身帶著。許久許久以後才知道﹐為我皈依、加持的法師正是靈鷲山開山和尚。法會圓滿﹐回到家中﹐我趴在床上睡到不醒人事。第二天醒來﹐接到同事的電話﹐要我去上班﹐原來我的辭呈並未被批准。

知因

第二年﹐因為找不到傢俱店的師兄﹐自己便到靈鷲山總會報水陸。這一年中﹐住家社區有一個佛堂成立﹐我時常帶著水果去禮拜佛。兩個多月來總是默默的來去﹐有一天﹐佛堂的法師叫住我:「妳心裡有事﹐要說出來。」我說:「我沒事。」三問三答間我執意離去﹐法師遶過我和香花擋在門口說:「妳有刀兵劫、穿心痛。」我心裡一震。

法師說:「累劫前妳是位將軍﹐帶兵打戰﹐兵敗竄逃﹐直到走投無路﹐以劍自裁。妳的穿心痛源於以劍自裁。妳所帶的兵、妳的同袍弟兄﹐仍在戰場等待著妳。」我無法言語。二十年來﹐我夜夜做一夢﹐夢中兩個場景﹐一是我在一片黑暗混沌的荒山野嶺﹐氣急敗壞不斷奔跑;一是火燒城﹐無邊烈火燒城﹐城下火燒死人﹐死人旁邊一具具遺體等待火燒。二十年﹐夜夜未絕﹐從小無名心痛的痼疾﹐法師一語道出。法師說﹐他只能為我稍解。

懺悔

第三年水陸,桃園巨蛋現場﹐跪著唸誦召請文﹐召請古戰場上我的同袍弟兄:「你們等待的人在這裡呼喚你﹐請你們來到這裡﹐聽經聞法。」再剛強的人﹐也止不住懺悔的淚。水陸圓滿﹐我的夢境沒了﹐夜夜好眠。

香花﹐我的好朋友﹐有一天忍不住告訴我:「妳的母親在妳背後不知流了多少眼淚﹐為妳的身體﹐她跪地求天﹐妳要為自己的身體自重。」生病這兩年來﹐我只關注到自己,卻忽略了家人的感受。當下我立了誓願﹐我絕不走在母親之前﹐為了我的母親﹐我一定要滿這個願。我開始尋找醫師﹐契而不捨的﹐終於找到一個願意治療我的中醫師﹐在三天一週期﹐吃了第100帖的藥方後﹐我的身體漸漸地復原。水陸法會第五年圓滿﹐身體完全恢復健康。

感恩

感念師父啟建水陸法會﹐讓我可以如法如儀、虔誠禮拜、懇切懺悔。身體恢復健康後﹐懷著感恩的心﹐開始回山上做志工﹐漸漸地越來越多人跟著我回山﹐陸陸續續有師兄、姐跟著我做水陸﹐許多人會問我:「為什麼妳做水陸這麼感應?」

我說:「懇切投誠發露懺悔﹐摯誠感恩如法如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