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鷲山水陸介紹 - 093水陸結構

內壇

也許有人會問水陸普度不就是請好兄弟來吃吃飯就ok了嗎?為什麼還要念這麼多經、拜這麼多天呢?事實上,翻開《水陸儀軌會本》就會發現,這其中的學問可大著呢!除了請吃飯外,「法供養」才是法會的目的,福慧資糧無可限量。「萬法唯心造」,試想如果能打開糾結的思想問題,一旦思路暢通,外在環境也會隨之轉變,生死輪迴就在一念之間,淨土也在一念間產生。

《水陸儀軌會本》:「有能修此真法供養,不緣於心,不住於相,不住相者,忘情造理,如斯行施,功用莫比;無能施者,無受施人,無中間物,皆畢竟空。」八天七夜的佛事儀軌作用就在洗滌思想的重重污染,日夜不中斷的誦經聲及大眾或跪或拜的畫面,如不親臨其境,很難感受到那股心靈的震撼。

整場水陸法會最重要的精神重鎮就是內壇,因此內壇佛事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內壇依循的是《水陸儀軌會本》,這是由歷代高僧編制出來的,法會本身就是總集佛法的精要,內容謹然有序,大家不僅只是跟著唱誦、跪、拜、繞佛,還要深入儀軌的意義,了解佛法的內涵,這才稱之為「打水陸」。

內壇共設有廿四席,每一席都代表這場大法會邀請了不同世界的眾生前來參加,廿四席分為上、下堂,上堂有十席,下堂有十四席。諸佛菩薩及諸大聖人都位列上堂,六道群靈則囊括在下堂十四席中。

水陸法會最重要的內容就是內壇佛事,所超度的一切對象都在內壇做召請,因此一走進內壇就會看見所有牆面幾乎貼滿了黃色的超度牌位。參加水陸的代表一般稱為功德主,佛事進行時,由他們代表亡靈參加。

◎內壇供奉各種諸佛菩薩,連布景上都印有諸佛菩薩。

結界

結界的意義:「就是讓施行法會會場的地下、地面及空中,全部變成一個立體的壇城,像琉璃一樣清淨無染,又像金剛塔城一樣,讓邪魔不能侵犯,好迎請諸佛菩薩雲臨、六道几眾奔赴會場,接受法會的洗禮。」

水陸法會的第四天凌晨三點,內壇佛事正式開始,這是法會的第一場高潮。半夜,當大眾陸續進入內壇,一場盛大的法會就在燈火通明、佈置莊嚴的法堂中展開了,聲聲鐘鼓齊鳴,僧人一一進場,彷彿一下子就忘記了時空,跟著老和尚梵隕唱誦,身心都進入另一個更為清醒的境地。

所有的功德主幾乎都會參加第一場最重要的佛事雖然是半夜,一般人好夢正甜的時候,但大家卻精神抖擻,像參與盛會般神采奕奕。眾人依序排班,井然有序地進入會場,從看台上放眼望去,黑壓壓地都是穿著海青的人潮,滿佈整個會場,應該有超過五千人以上吧!但秩序相當好,一點都沒有吵鬧聲。

結界一開始,伴隨著燈光變化、海潮音的擊鼓聲及撞鐘聲,褐開法會序幕,這時天空還緩緩飄下一兄片及鮮花(原來是有人從上空灑花),很多人都被這樣盛大莊嚴的景象,感動得哭了出來。彷彿一下子跌入時光隧道中,回到一千五百年前,梁武帝剛編制成水陸儀軌時,據聞當年他在佛、法、僧三寶前,不點燈燭,對佛批宣:「若儀軌契合聖凡,希望拜起,燈燭不點自明。」結果梁武帝一拜,燈燭果然自動亮起來,二拜,宮殿發生震動,,三拜,天空竟飄下綿綿花雨,可見當年這部水陸儀軌出現於世時,人天歡喜的盛況。今天有機會參加這傳承了一千五百年的盛會,對很多人來說真是感到特別的興奮與期待。

因為舉行水陸所需要的場地特別大,所以一般舉行法會前,就要先找好一個空曠的地點,將環境打掃乾淨,然後佈置好一切。場地雖然清潔了,但還必須經過作法來清淨壇場,同時也區隔出法會的舉行區域,稱為結界。

結界一詞,由梵語翻譯而來,就是定出舉辦法會傳戒、或閉關活動時的區域境界,作法所限定的地方,稱為結界地。結界時要誦咒施怯,使內、外壇都和外界隔絕,不受干擾。主法和尚依儀軌作法觀想、區隔出特定區域,用持過大悲咒的淨水來做「灑淨」,專誠恭請觀想十方毗盧遮那如來,以灌頂光芒來加持淨水,然後用這些淨水遍灑會場內外,隨灑水所到的地方,都變成結界的區域。結界以後,內壇就成為水陸道場的重鎮,嚴格管制,人員不得為隨意進出。

結界最重要的是將會場的地下幾百由旬(註:印度計算里程的單位,以四十里為一由旬。)結成「地方界」,地底下如同金剛琉璃,無有垢穢;地面會場四周結「方隅界」,變成金剛城牆一般堅固,無可侵犯;空中一百由旬內結成「虛空界」,上有香雲普覆,如同大寶蓋般蓋覆。

整個水陸法會的空間裝置處處呈現出靜雅的氣氛,好引領人們沉靜下來探索自我,與會者一進入會場,身口意也頓時光潔,清淨無染。對待自己、對待他人的態度都是一樣的恭敬、一樣的謙卑、一樣的清淨。結界即將圓滿時,由法師宣讀「証盟文疏」(註:法會的疏文,內容詳述法會名稱、時間、地點、主辦寺廟、主修經典、修齋弟子、法會的目的等。此疏文在法會的各節次法會中宣讀,祈請諸佛菩薩納受。)

後記:晨曦微亮,剛跟隨隊伍到外場灑淨,清新的空氣中夾雜著裊裊香氣,所有法師看起來沒有絲毫倦意,一樣地平靜安祥領著大家唱誦,內內外外、進進出出,又是上香、又是上供,結界佛事結束時近清晨七點,我得趕快去補眠一下,早上九點還要參加發符懸幡呢!

人生來到這個世間,有人傻傻的來,又傻傻的結束一生,根本不知來世問要做什麼!好像有得吃、有得穿、有得睡就好了。到底我們這個靈體還未出生以前是有還是沒有,死後又跑去那裡?存在或不存在?傻傻的來,傻傻的走,不知苦與樂從何而來。

為什麼有這麼多的變化?要從了解我們這個靈體閉始。它從何而來?是父母生的嗎?父母生的是肉體不是靈體,靈體在開天闢地以前就有了,今世的苦樂好壞,都是以前造的業,這世來受報。所以佛祖說:「這條靈是不死的靈,也是不出世的靈。」

這個靈體是什麼呢?佛法說這條靈本來就是佛,只是因為被迷惑,而不知好壞,造業受罪,最後落入六道輪迴。六道輪迴是指生命的六種型態,就是三惡道:地獄、惡鬼、畜生;三善道:天人、人、阿修羅。而這六種生命都很苦,生也苦、老也苦、病也苦、死也苦,,賺不到、沒得吃也苦;賺得到、有得吃也是苦。為什麼苦?因為我們常在顛倒、妄想、恐怖的想法裡面。顛倒、妄想:我們的想法好像作夢,不實在。恐怖:就是怕死、怕鬼,沒有安全感,我們的生命不知道何時會結束?能得善終或橫死?結婚、生子、養老,就真的能如願嗎?碰到個不孝子怎麼辦?生病怎麼辦?所以說很多不確定的事情讓我們想很多、感到很恐懼。

只有轉業才能遠離恐懼

怎樣才能遠離顛倒、妄想、恐怖?就是要看到這條不死的靈體,學佛就是要學習怎樣去找到我們原本的這條靈。這樣,就不會因為這個身體的好好壞壞而煩惱。佛為了疼惜我們,告訴我們眾生很無明,才會在無止盡的六道裡輪迴,在四生九有當中,不知怎樣才能出頭。所以佛就來教導我們,可是我們就是不相信,所以造了很多惡業,產生了很多煩惱,這些業作弄自己又作弄別人。因此要改運、改業,找到這條靈的源頭。這樣就能重新開始瞭解自己生命的信念,可以創造未來較好的輪迴,找到永永遠遠不會死的這條靈,不要讓身體的輪迴欺騙了。

我們很多的習慣,仔細分析起來,就是貪、瞋、癡。這些習慣給你煩惱,習慣就是業的地方,業的地方就是煩惱。而轉業,就像開個小店,轉業後做更好的生意一樣。所以,學佛就是學什麼呢?學轉善業,亞心業轉善業,善業轉清淨業。而佛法就是給大家一個靈知,讓大家開竅,無生無死。

轉業的四種方法

(1)行善-樂善好施

要轉換生命,轉換我們業,第一個要行善,在行善裡,我們的心如果生慈悲、喜捨,就賺到了。慈悲、喜捨、愛心、服務、佈施、忍辱,學佛就是要來這裡要轉,要去淨化,淨化這個三毒,轉成清淨的業。怎麼淨呢?我們的貪心就要用佈施去淨化,做義工是身體佈施,嘴佈施是說好話安慰人。心佈施就是要慈悲心,常常起慈悲心,怨妒心就少了。所以修行常常要知道轉換,轉換就是可以清淨、得樂,不轉換就是苦,所以,現在我們說超度就是一種轉換,讓身、口、意轉成清淨,轉換我們過去生的一些冤業,在未來的生命有更好的善緣。

(2)懺悔-止惡行善

我們常常有過錯,像是鬥嘴,不管事實是什麼,也不知道人家好或壞,總之講贏就好,這時候說話會刺傷別人。因為說氣話就會製造惡業要懺悔。向佛懺悔,不僅懺悔,止息那個做錯的事,還要改過,,所以止惡行善。

(3)禪修-審查、管控自己的心

禪修的目的是慢慢學習管控自己的心,管控自己,平時要你專心看一個東西,常常看著看著心就亂了;念佛念一念就念不下去了。禪修,就是教大家學習控制自己的心,其它的念頭起來就可以壓下去、改掉。如果沒有訓練,噗一下就出去,這樣都會造業。禪修就是學習訓練管控自己的心,一議自己有很好的定力,我們的心才不會隨時隨地好像點鞭炮一樣,點起來就劈哩啪啦到處亂發。

(4)超度-過去輪迴所造的惡業,用超度去解

不過,我們一些過去世的冤仇債主,和我們還在受苦的歷代祖先,因為和我們有緣的關係,他若有什麼不方便就會來找你,這就要靠超度。超度就是把我們過去輪迴所造的惡業,犯五戒•殺、盜、淫、妄、酒引起的罪業,由超度去解冤、解業,並且改變運氣,超度要有方法,所以我們來參加水陸法會。因為我們看到眾生這麼難過,希望有機會改業而離苦得樂,不要去打惡業的結,一直輪迴下去。

一般民俗上的七月半開鬼門關,很多人都要拜祖先和拜好兄弟,好讓他們不要找你麻煩。但這些「好兄弟」吃了這頓後,下一餐就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了,水陸法會的齋供就是讓這些飢餓的眾生來吃並且得到超度-轉生善道。水陸法會的另一個意義是孝道,對祖先祭祀並感恩,也就是「慎終追遠」。水陸法會中普請上堂就是請諸佛、菩薩,供下堂就是請六道輪迴的冤親債主。以請佛、菩薩的力量來幫他們改運、改業。有人說他有參加超度,怎麼沒有改運,這是因為業比較沈,所以要超好幾次才行,你看、改業、改病業、改命運,改很多這種的東西。不多超幾次怎麼夠?

我們無始以來,隨時都在造身、口、意三業,心像水泡一樣,一下子無明煩惱就起來了,這是我們修行、念佛、學佛的原因,要將水泡、毒泡去掉。所以要用行善、懺悔、禪修、超度來轉業,才能夠超脫六道輪迴,真正地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梁皇壇五大士燄口

發符

發符的意義就是發邀請函,上達天庭、下達地府,昭告人天,稟報在何時何地將舉行水陸大法會,希望藉由收到「邀請函」,使諸佛菩薩及六道眾生都能來參加法會。

水陸法會的第四天早上九點舉行「發符」,一早義工把已經事先做好的四個真人大小的紙紮人及四匹紙馬從看台上搬到內壇外的走道上,一字排開。還體貼地準備了四份供飯菜、水果及饅頭放在前面,紙馬的口中還塞滿著鮮草呢!嗯!別看是紙紮的!責任可是非常重大,待會兒要靠他們幫忙執行發符的任務。

這時內壇中,所有功德主都向後轉,主法和尚、正表、副表的位置也都移到正後方,稱為「翻堂」,就是大家的位置都前後調換過來的意思。

發符就是派遣四位使者:四天捷疾使者、空行捷疾使者、地行捷疾使者、地府捷疾使者帶著「請書」、「符牒」及所有內壇功德主的名冊上達天庭、下通地府,昭告人天,稟報在何時何地將舉行水陸大法會,希望藉由收到「符」,使諸佛菩薩及六道眾生都能赴感降臨法會。「發符」的「符」,好比邀請函,「發符」即至心奉請持符使者,快馬傳遞邀請函到佛國、地府等境虔誠,迎請諸佛菩薩及六道眾生。

「符」者,信也,古時官吏奉派駐地,均以「符」為信物,有虎符、魚符等,各持一半以為核證。「符牒」即為持符使者的身份證明,上書法會內容、時問、地點及奉請對象範圍,並由主法法師具牒證明,以利使者於送請書時,每遇關卡,均能暢行無阻。

其實聖人凡人,佛性都無差別,只因為一念之差造成迷與悟,才有眾生血(佛的差別。水陸法會以大齋供普渡十方,佛法僧三寶居諸天之首,只要動一念就可以召請得到,但六道眾生則屢屢呼喚而無法聽聞佛法,正在受苦的眾生,無法出離;邪見多的,則被自己的知見困住了。因此必須請使者送符牒到天上地府,向諸天、諸神、地府秉白,對於昏昧無知的眾生,以佛法規勸;極兇惡者,則攝之以威,這就是有請必來,無一不至。

將所有的符牒及名冊都塞入使者的包包中,接著由義工再將四匹官馬連同紙人使者搬到戶外快速火化,並燃放鞭炮為他門送行,表示他們都朝四面八方,不同的方向出發了。也許有人認為燒紙馬、燒紙人好像太迷信,其實佛教傳入中國後,廣大的平民百姓無法馬上了解佛法中所謂「無相」的意涵,因此要透過物質的東西或儀軌來表現心的慎重,例如,燒紙馬、紙人就像郵差送信,但諸佛菩薩並非一定要收到信,才會降臨會場,關鍵是要真誠地表達心意,自己本身要有所感受,才能感動亡靈,稱為「冥陽兩利」,因此種種儀式是為了要讓功德主從外在的清淨到達內心的清淨。

懸幡

懸幡是在法會現場高立旗幡,上書:「啟建十方法界四聖六几水陸普度大齋勝會道場之幡」,另外一旁懸掛九蓮燈,供晚閒照明用,並做為地標的指引,好讓受邀者能順利來臨。一般而言,幡懸得愈高,表示法會做得愈大。

內壇大隊人馬在完成發符的儀式後,接著慢慢往場外移動,在紙紮的鎮壇大將軍前進行一番唱誦,然後正式舉行昇幡的儀式。一幅長有廿四公尺、寬一點五公尺的水陸大幡,在人力及起重機的通力合作下緩緩升起;並高懸九朵人工製作的大蓮花,稱為「九蓮燈」。鎮壇大將軍的主要用途在維持法會秩序,因為水陸時,各式各樣、有形無形的眾生都會齊聚在法會現場,因此需要一個護持的人來鎮守壇場,讓法會能夠順利地進行。

大老遠的,我們就可以看見九朵手工製作、串成的「九蓮燈」和啟建水陸大法會的幡,高掛在數十公尺高的照明燈架上。蓮花給予人和諸佛菩薩相連結在一起的吉祥、清淨之感及隨著這些蓮花所串連起來的地標,在法會的四周,已不復有鬼月的陰森,反而是有著諸佛庇護的寧靜,而洋溢著喜氣的味道了。

懸幡後都已經過中午了,但九十三歲的主法•戒德老和尚還不能休息,他還要到場外「點榜」,用硃砂筆在水陸大榜畫點圈圈,註明水陸法會是由這些榜上的功德主所共同集資舉辦而成。

從昨晚凌晨到現在,已經足足經過十二個小時的佛事時間,許多人沒有闔眼休息,尤其是法師們在事前根本就是處於備戰狀態,只見內壇的法師撐著疲累的身軀,吃完午齋回寮休息去。

榜文和點榜

水陸期間,場外可見到一面像是大學聯考的放榜名單,上前一看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名,上有硃筆畫的圈圈,讓人聯想到是不是古代的考試放榜啊!其實這是寺院叢林公告該寺舉行各種活動,通常用知單、貼榜、書狀和裨示等來表示,就像今天的公文或公告。寺院叢林因行事不同,因此各種公告的形式、地點也不同。

啟建水陸大法會,於內壇結界後,榜文就張貼在法會的入口處,榜上的名單都是參加內壇功德主的名單,於發符懸幡後,請主法和尚拿硃筆「畫行」,就是點榜(點名),看看有無遺漏。榜文的內容除修齋眾善信的名單外,主要是告示大眾此次啟建水陸大法會所誦諸經典、水陸相關科儀、炤口、齋夭、齋供、放生等佛事,全部內容告示大眾。

內壇需謹守在結界後,不在榜上的善信大眾不得進入內壇,這是為「防範不淨、自招災咎」。此榜於法會圓滿日拆下,在送聖佛事中焚化。

奉請上堂

請上堂的意義就是禮請諸佛、答薩、聖人等蒞臨法會,悲憫眾生,為眾生宣說佛法。

第四天半夜兩點,要開始請上堂,這時大眾翻堂回來正對佛前。三個小時前,外壇才剛結束「焰口」佛事,所以會場一直還是人聲鼎沸,尤其是香積組(註:負責煮飯菜的人員,佛教中稱為香積),爐火幾乎廿四小時沒有停過,供應大眾色香味美的素食佳餚。一時間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兒時大拜拜的回憶中,蹲在水槽邊洗手,一面看著大人紛至沓來,又是洗菜、炸炒、湯湯水水,汗水淋漓,最後排出一盤盤美麗的菜色,送到每一桌,我喜歡這種辦喜事的熱鬧味兒!

上堂共有十席,邀請的全部都是諸佛菩薩、大聖人。在這場佛事中,所有內壇功德主以至誠之心代替自身的歷代祖先、累世累劫父母、冤親債主,禮請諸佛蒞臨法會。

這時從看台上垂下一條五彩的長布條,稱之為「仙橋」,仙橋上方懸掛著十張書寫上堂十席總名的小幡,桌上還放置十張紙做的:「龍車」。因為古時候,水陸發跡於皇室,只有皇帝或王宮貴族才有能力舉辦,因此「龍車鳳輦」就是當時最尊貴的交通工具,所以用來恭迎諸佛聖眾降臨。此外一芳邊還設有一個沐浴亭,裡頭放個大臉盆、毛巾兩條及盥洗用具,時候到時,會有義工倒入溫水,旁邊還放著一○五張黃紙做的,給諸佛菩薩穿的新衣:「佛衣」,以現在的語言來說,是很具人性化的思考,不過在古代,這一切的準備都是大家一片虔誠之心的表現呢!

隨著佛事進行,每迎請一席的聖眾,代表迎請的功德主就出列,走到仙橋布前,投擲鮮花到仙橋布上,表示「香花迎、香花請」,還要焚化一張張「龍車」,迎請聖眾駕龍車降臨。主法的和尚需觀想十方諸佛及聖人各各雲集而來,充滿虛空,了了可見。

上堂十席是邀請哪些聖眾?

第一席:過去、現在、未來及十方法界一切諸佛。

說明:水陸大齋以佛為主,佛又以釋迦牟尼佛為主,以在水陸畫中,釋迦佛居中央之庇; ,東有藥師佛,為群生安樂;西有阿彌陀佛,為六道皈依之主,下方則繪下一個新佛:彌勒佛。

◎焚化佛衣共給上堂十席聖眾。 ◎上堂聖眾的交通工具。

第二席:法。

說明:佛陀在世時,在菩提樹下成道,稱為佛寶;說十二部經為法寶;度五比丘等為僧寶。佛陀滅度後則以佛像為佛寶、經書為法寶、出家人為僧寶。因此這一席的水陸畫上繪有護沃神手捧各種經書,而這些經書就是外壇每天共修念誦的大乘經典。

第三席:菩薩。

說明:菩薩威德次於佛,頭戴天冠,有常見的文殊、普賢、觀音、大勢至及地藏菩薩。右軸的水陸畫繪有法華經上的九種修行法,統括十方僧眾;左軸繪有極樂世界與兜率天的僧眾,表示娑婆世界的僧眾多生在這兩個地方。

第四席:緣覺。

說明:緣覺又分成「獨覺」與「緣覺」,所證的果位相同,只是示現不同。獨覺多屬自然悟道,佛陀在世與否,都有獨覺人,穿著俗服。緣覺是佛陀的出家弟子,悟到十二因緣而成就,形象如同一般出家人。

◎功德主以投擲鮮花道仙橋布上,迎請上堂聖眾降臨。

第五席:聲聞。

說明:小乘人(註:只求自身解脫的修行人)因聽聞法而得悟者稱為聲聞,即「阿羅漢」。阿羅漢有三個意義:1無生:下一生不再受生,也就是不再投生於六道之中。2殺賊:斷盡「執著有我」而產生的所有煩惱。3應供:堪受人天的供養。

第六席;禪、律諸宗祖師。

說明:如天台宗智者大師、賢首宗清涼澄觀國師、慈恩宗玄奘法師、律宗南山律師、懺摩宗悟達國師、法性宗僧肇大師、密部金剛智灌頂國師、禪宗各大祖師、淨土宗蓮池大師等。各各搭衣,盤腿正坐。

第七席:助宣佛化、持明造論的五通神仙。

說明:如過去十方諸佛乃至釋迦佛未成佛時,同行的五神仙通;釋迦佛說法時出現的各種仙人、居住於現在這個世界的八個仙人、諸國土中習諸咒術的諸大仙人。五神通是指具有他心通、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宿命通,只有佛才同時圓滿具有五種神通。

第八席十大明王、穢跡金剛、諸大天王、護法諸天、天龍八部等。

說明:為攝受剛強難調伏的眾生而有憤怒相的菩薩出現。十大明王是文殊菩薩等諸佛菩薩所變化,現憤怒相,有三頭、青面瞭牙、三目等造型;穢跡金剛是釋迦佛所化現,各各頭頂佛像,威德具足、奇特威武。

第九席:守護佛舍利壇塔、伽藍齋戒、護國鎮宅的諸大神王。

說明:這是護法席,各各身著甲胄、極猛厲,結界時的四位持符者就是位列此席。(註:舍利是佛、菩薩、羅漢、高僧等,於涅槃後火化,出現舍利,或如珠,或如花。白色為骨舍利,紅色為血舍利,黑色為髮舍利,亦有彩色。)

第十席:發揚水陸、流通至教、製儀立法的諸大士。

說明:此席由啟教的阿難尊者起,僧俗俱列,為報答發揚、繼述水陸之恩。上堂的最後一席:第十席,是專門將歷代創建、中興、弘揚水陸齋法有功的凡人位列在此,和諸佛聖眾同處上堂中,可見得弘揚水陸齋法的功德之殊勝,可使凡人位列上堂,因此像梁武帝或寶誌禪師,歷代乃至現代弘揚水陸的人,其名號都書寫在第十席的牌位上。準備「沐浴亭」禮請諸佛及賢聖進入沐浴更新衣,這是很有趣的一段,因為學佛弟子都知道,諸佛菩薩福慧圓滿,並不需要沐浴洗塵,反而是凡夫如我,罪障深重,才需要淨治、開妙悟。此時主法觀想聖眾進入沐浴亭、洗滌塵勞,事實上是在清淨自身呢!接著大眾還要觀想將準備的宮殿、寶座、妙樂、妙香、餚膳及鮮花變成極為精緻美妙,數量眾多,來供養諸佛菩薩,然後觀想沐浴亭內的池水都變為聖眾所需的一切資具。最後,虔誠禮請諸佛慈憫,為眾生宣說正法。

告赦

恭請神通自在、威德難量:梵釋斗天捷疾持赦使者,攜帶兩封赦書、及一道赦牒,上達梵天與帝釋天,下至地府及城隍土境,向帝釋天、閻王與土地神衹陳情,讓水深火熱受苦受難的六道群靈得大赦,得以參加法會,這就是告赦。

告赦在第五天凌晨三點舉行,擂鼓三陣,齋主迎請法師進壇,依序捻香問訊,禮拜十方法界諸佛。

供上堂之後,接下來就是請供下堂六道群靈,因為法會最主要目的是在於超度一切孤魂餓鬼。

但六道眾生因造業多、罪障重,召請時未必能立即前來,這樣普度的功能就大為失色了。所以之前結界時,除了委請「四天捷疾持符使者」送邀請函恭請上堂諸天外,還有其他三位:「空行、地行、地府捷疾持符使者」,都去邀請下堂六道一切群靈。

但又恐怕地府的幽囚不能自由行動,因此告赦佛事就是請一位「梵釋二天捷疾持赦使者」將赦書送達梵天、帝釋天、地府及城隍等地方境內,希望能夠放行一切受苦眾生,來赴水陸道場,接受齋供聽聞佛法,永脫幽途,轉生淨土。

告赦佛事之前,義工先將「梵釋二天捷疾特赦使者」紙人及白紙馬一座,搬到內壇出口處,並於座前供水果,菜六大碗,茶、飯、饅頭等。桌上準備兩封赦書、一道赦牒及疏套三個。告赦時是翻堂舉行,主法與正、副表和尚都移到壇城後方出口臨時搭好的壇前,法師與功德主轉身面對出口。

宣召請文、召請真言後,主法觀想持赦使者率領百千眷屬從空中而降臨,依位而立。主法對使者宣讀功德文疏,使他瞭解法會內容殊勝,所謂:「聖几異念,幽顯珠途,非藉使者之力,訊息實難遍達各方,故此特請使者光臨,以助教書之傳達。」

赦書中奏請妙莊嚴宮大梵王尊天及仞利天宮大帝釋尊天在水陸期間,普赦一切群靈來赴道場,受供聞法,得以轉生淨土。主法為使者宣讀赦書、赦牒之後,還請使者與眷屬先享用準備的一切供飯菜再出發;香燈法師同時將兩封赦書、一道赦牒及一副緞貌放入赦官身上的背袋中,由義工將馬及使者抬到外面的.廣場引火焚化,放鞭炮,表示持赦使者已經正式出發了。

清晨告赦圓滿後,十點時,兩位香燈法師到佛前各自恭讀《地藏經》,上堂各席也必須同時上供飯菜,恭請正表、副表和尚做午供。

奉請下堂

請下堂就是召請六道眾生前來參加法會。

連續三天下來,內壇法事都從半夜開始,可說完全打亂平常的生活習慣。但當大家看到年歲已高的三師和尚,帶領大眾跪拜、唱誦,更是加倍辛苦,內心除了佩服、讚嘆之外,自己又豈能偷懶。

第六天中午十二點,看了時問表,哇!人--7天整天的節目真夠精采,凌晨三點才剛告赦完、中午請下堂、晚上又有幽冥戒。請下堂是所有佛事中,時問最長的一場。因為要召請的對象實在太多,下堂共有十四席,佛事時問長達五小時,中午進場後,要到傍晚才出場。

走進內壇,仙橋布早已垂掛好了,上方懸掛著十四張小幡,雖然僅有十四張不起眼的小幡,卻是六道眾生(註:六道―天道、阿修羅道、人道、地獄道、畜生道、餓鬼道)的指標。六道眾生都是用雲鶴做為交通工具,所以桌上還放置十四張紙雲鶴:另外,一旁也備有沐浴亭,並放置一千三百件(註:各類眾生的總集代表數),要給六道眾生穿著的紙冥衣、裙、褲。

最特別的是,桌上特別放置一座比任何牌位都大的「黑牌位」,上面以白字寫著「六道群生受薦亡靈並序列於此參禮」,這是代表所有受薦亡靈的牌位。

召請流程:

奉請十四→召請諸類孤魂→說破地獄喝→開道路→離怖畏→開咽喉解怨結→沐浴→治衣→淨六根三業→燃香達信→為六道群生奉請三寶→皈依

雖然請下堂的時問很長,對每個人來說都是耐力大考驗,經過這些環環相扣的召請流程後,都會被法會的嚴謹、慎重深深感動,不自覺地充滿歡喜心,因為六道眾生終於如願以償來到法會現場,不僅沒有陰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反而在諸佛菩薩、諸多聖眾的環繞下,眾生皆得以洗滌內外垢染、塵勞,著新衣、高高興興地赴盛會,並先皈依三寶,虔敬期待地準備聆聽法要。

從各方來的六道眾生,因久處苦難,不僅身形垢穢,內心更是深懷恐懼。為了清淨他們的業障,莊嚴威儀,好讓這些眾生生安祥與會,必須進行奉請。

《水陸儀軌會本》說:「今則三尊畢會,六趣成臻,將同稟於真修,必先扶於宿憾,忍心一發,辱境何存?

念仇灘本我親姻,視男女皆吾父母,永銷結恨,各起深歡,袂屬檐聯,真趣菩提之路,心閉意解,成登解脫之場,母自失於良時,當進求鈴勝益。」

奉請每席時,大家都出位走到仙橋布前,投擲鮮花迎請眾生到臨,眾生來臨之後,先住在仙橋布(觀想為清淨的道路)上廣大莊嚴的宮殿中,香燈法師則每奉請一席就焚化一張雲鶴,表示三惡道的眾生都轉換成三善道,得以羽化,駕鶴而來;眾生迎請來之後先進沐浴亭,沐浴時,外場則同時焚化冥衣。

奉請下堂十四席,六道一切眾生:

第一席:四空四禪、六欲諸天、日月星天、天曾聖眾。

【天道】―主法觀想無量的諸天聖賢,天龍神鬼乃至當地城隍寺廟,一切靈神從空中而來。

第斗二席:五嶽四漬、地載遊空、福德諸神、係祖靈廟。

【天道】―主法觀想無數的五嶽、伏桑海王、福德諸神從空中而來。

第三席:帝王總統、文武官僚、儒宗賢哲、仙道隱逸。

【天道】―主法觀想帝王總統、儒宗仙道及未得道果的出家眾從空中而來。

第四席:農民工商、醫卜雜流、貴賤男女、十類人倫。

【人道】―主法觀想所有無量士農工商的男、女眾及功德主家的祖宗、親眷、怨親仇敵,從四方來臨。

第五席:四類受生、五趣所攝、山閒海底、阿修羅眾。

【阿修羅道】―主法觀想化生天道、胎生人道、卵生鬼道及濕生畜生道的各種阿修羅眾(註:六道眾生之一,譯為非天,為戰鬥一類的鬼神,其富樂與天道相當,其形男醜女美,性多瞋,喜與帝釋天爭從四方來。

第六席:燄口鬼王、三品九類、諸餓鬼眾、橫死抓魂。

【餓鬼道】―主法觀想焰口鬼王率領無量的餓鬼、孤魂從四方來。

第七席:閻摩羅王、十王王妹、十八小王、諸司主史。

【地獄道】―主法觀想地府諸王、官吏從地下上來。

第八席:八熱八寒、諸大地獄、諸獨地獄、一切受苦囚徒。

【地獄道】―主法觀想諸八熱及八寒地獄中的一切囚徒已先得到了赦免,可以自由活動,如今受到召請,都前來法會現場。

第九席:正住鐵圍山閒、邊住遍五趣中、解甲羽毛、十類傍生。

【畜生道】―主法觀想諸類傍生,如各式各樣的奇珍異獸或一切飛禽走獸、昆蟲類乃至浮游生物(註:六道之一,又做畜生道。《正法念處經》說畜生總共有三十四億種,《大智度論》依畜生之住處,可分晝行、夜行、圭且夜行三種)從四方來。

第十席:諸趣往來、七七日內、七返受生、中陰趣眾。

【中陰生】―主法觀想七趣中陰(註:又作中有,指眾生自死亡到再次受生期問的識身,乃是由意所生的化生身,稱為意生身,非肉眼可見。《大寶積經》卷五十六記載:地獄的中有,容貌醜陋,如燒朽木;畜生的中有,其色如煙;餓鬼的中有,其色如水;人、天的中有,形如金色。)一切眾生,無央數眾,其形如同五、六歲小孩,從四方來。

第十一席:本寺齋家。當境城隍到廟。各處鄉坊。係祖靈祠。諸侯王眾。主法觀想齋家所居住和建水陸道場所在的省縣城隍廟神眾,從四方來。

第十二席:本寺伽藍。住居六神。齋主奉祖。香火諸神。

主法觀想修建水陸的寺廟之護法神及各種神眾、居住齋家的各種神眾,從四方來。

第十三席:齋家上世。祖宗亡靈。師友親春。諸位神儀。

主法觀想齋家的上世祖宗親眷、受教師、同學朋友、恩主義父、諸姑姊妹母舅、妻家等,先遠歷代宗親從四方來。

第十四席:當壇正薦。某某神儀。一心奉請。某某堂上。歷代祖宗。俗氏親春。諸位神儀。

主法觀想所要召請歷代祖宗或因特殊因緣要超薦的亡靈,隨所生處,即得覺知,從空中來。

主法想打水陸道場的本寺歷代祖師,各整威儀前來。

召請諸類孤魂

一切橫死孤魂再次分類召請:

一、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君臣,后妃封君,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二、一心奉請,十方法界,士農工商,一切人倫,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三、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軍民,戰陣殺傷,橫死抓魂,并諸春屬。

四、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遭罹刑獄,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五、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咒詛怨偉,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六、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沒溺波濤,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七、一心奉請,十方法界,江海之內,專行劫盜,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八、一心奉請,十方法界,邪鬼妖精,侵害善人,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九、一心秦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擦勞傳染,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十、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虎噬傷亡,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十一、一心奉請,十方法界,諸國人民,產亡乳絕,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十二、一心奉請,十方法界,佃漁殺害,一切生靈,橫死孤魂,并諸春屬。

說破地獄偶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主法觀想地獄囚徒,業障深重者,雖蒙召請,仍無法脫離痛苦前來法會:「三寶垂恩,九天律教,凡茲有召,無或不來,唯地府之狗囚,以罪根之深固,此界他界之隔異,正住邊住之分殊。鐵釘釘體,則遍體皆瘡,石磨磨身,則全身俱碎,烈火洞胸而赫赤,烊鋼灌口以林漓…。」

因此主法誦七遍破地獄愒及四十九遍破地獄真言,觀想十方地獄鐵城門戶,一振而開,其中一切苦具悉皆隱沒,一切囚徒聽到咒音,都識得本心,互相通報,來到法會之中,祈求解脫。

開道路

「故几居有性之倫,盡優入無遮之會,至於俱造十惡,久處三途,雖令自便於此時,猶或未通於前路。跌足於險峨之地,摩身於幽暗之鄉,若此多艱,何能善達。」

又恐怕無數眾生因惡業障礙,迷失道路,障阻重重,無法順利到達,此時主法依靠咒力,令眾生即得平坦大道來到法會。

離怖畏

二州凡類多,極顯冥而俱至,三尊威重,諒畏愛之兼懷,非憑方便,慰悅眾心,恐或追巡,卻退一面,乃宣秘語,以被前機,冀頓怠驚怖之情,俾咸獲安詳而住。」眾生雖然都來到法會,但因受曾造惡業障礙,內心畏怯,主法再誦咒音,令眾生身心安泰,無所恐懼。

開咽喉

「彼醜其形,斯名日鬼,頭若山峰之聳,咽如針孔之微,悵水漿之莫通,諒饑餒之惟甚。三塗雖異,眾類良多,以因行之或同,故果報之相似,用宣秘密,大破怪責,冀飲膳之甘和,必喉,呢之寬暢。」地獄、畜生、餓鬼三途中的眾生因宿業障礙,所以喉嚨微細,飲食不通,主法以密咒打開眾生的咽喉,他們的喉嚨就變得非常寬大、暢通,可以順利飲食了。

解怨結

「諸法本空,寧有我人之相,此心無黨,何分恩怨之情,由不了外境之非他,故`妥認此身之為自,於是更相你汝,各立封疆。因意向之稍違,及官辭之靡順,悻然變色,遽行非理之瞋,忽爾生憎,遂起無根之諦。…」

六道眾生從無始以來,不明白諸法皆空、無我的道理,斤斤計較你我,執著己見,祇因一小事或別人說話稍不適當,就生起勃然大怒,常常累積許多怨恨煩惱。主法觀想眾生來到法會,同聚一堂,都起了歡喜心,宿怨銷釋,轉相親愛。

沐浴

「六趣之居不同,無非濁惡。三塗之報最醜,悉是腥躁。若云即事以為言,未免於心而有礙,須親澡浴,冀得清涼,法水初沾,現全身之光潔,急風一彿,俾當念以開明,母故遲回,宜當趣進。」

六道之中諸多痛苦,理當沐浴更衣,去除罪垢,以得清涼。沐浴之前,香燈法師要先到沐浴亭前點上香、燭,浴盆內放溫水,並準備好新毛巾、香皂等,然後捧起六道眾生的黑牌位,安放到沐浴亭中。主法觀想浴室變得廣博寬大,嚴淨光明,六道眾生都進入浴室中沐浴,身意快然,得大安樂,事先準備好的紙冥衣,現在逐一焚化。

治衣

「入室而悟水因,既宣明於妙觸,澡身而去塵穢,載謹肅於外儀,由親承佛力之加。俾悉反人形之舊,同然一相,會彼千差。將親近於專容,必莊嚴於盛服,宣之以真言祕密,照之以妙觀幽微;發起淨緣,資成等施,天衣自然被體,不待意求,法藥普與東心,何論念感。」

主法觀想六道群生皆因法力,一同都變成人形,相貌端正,著莊嚴的衣服,威儀具足,非常歡喜快樂的樣子。

「不洗塵、不洗體,既妙悟於圓通,鈴振衣、必彈冠,復善修其容止,斯可週無遮之會,是為登大覺之門。宿學深者,於茲煥發性靈,自障重者,至此頓忘業習。」

往昔所造的一切惡業、習氣都消失殆盡,香燈法師再將黑牌位請出沐浴亭,供放在桌上。

淨六根三業

「維爾群靈俱集會,將親三寶作皈依,身儀俱已獲莊嚴,或有未能清。意,載假如來方便道,為除三業眾愆尤,衹於當念了真空,六用一時俱寂靜。」

主法觀想六道群生,三業六根(註:身、口、意是三業;眼、耳、鼻、舌、身、意是六根)各獲清淨。

燃香達信

「維爾群靈無始劫,飄零六道未知歸,幸哉今夕以何緣,罄法界中蒙普,此際將親三寶眾,光須虔熱一鑪香,以茲清供寓真誠,願賜慈悲為納受。」

主法觀想用香雲海普薰三寶、聖賢之前,諸佛慈悲納受,為六道群生通達信心,無不周遍。

為六道群生奉請三寶

「維爾群靈成在列,肅清三業瑩無塵,從茲欲入大乘門,是必先投三寶境,風世已修須發習,今身初學可為因,將行勝法作皈依,故此最初動奉請。」

主法想三寶聖賢悉皆雲集座筵,證明作法。

皈依

 「至心歸命請盡虛空遍法界十方常住佛陀(梵語:佛)、達摩耶(梵語:法)、增伽耶(梵語:僧)并諸春屬。」

主法帶領六道眾生一起皈依三寶。

幽冥戒

幽冥戒的意義就是授予亡靈菩薩戒,令眾生守戒,得以這離一切身、口、意惡業,而獲得清淨,增長善心與善法。

第六天晚上七點,才剛圓滿請下堂佛事,緊接著晚上又進入水陸的另一波高潮•「幽冥戒」,再次看到幾千人雲集進入內壇的盛況。今晚要為六道眾生受幽冥戒,這是非常重要的佛事,連外壇都暫停放燄口。六道眾生迎請來之後,最重要的就是讓他們受戒,身心都得到了清淨之後,才能具足善念。

 三惡道的眾生因為生前造惡業才會墮入惡趣,說幽冥戒,即是本著菩薩度眾的慈悲心腸,帶領被召釋出來的冥界眾生皈依三寶、求懺悔,乃至最重要的:發菩提心、受大乘戒。這些過程主要就是希望眾生能學善守戒、出離痛苦,心開意解之餘,也能與陽界凡眾解冤解業,這樣才能真正脫離煩惱、痛苦,進而超脫輪迥之苦。

惡道眾生的苦報深重,如果沒有親友代替他們行善,接受誨示正道,他們就沒有機會超脫。「幽冥戒」由高僧主法受戒,齋主如法觀想亡靈親臨戒壇,代替歷代祖先、怨親債主行懺悔、領納清淨戒律。整個受戒過程非常嚴謹而慎重,雖然是為幽冥戒的眾生受戒,但參與其中,也會發現佛法要義在受戒過程中流露無遺。

受戒過程是這樣的:

發信心→皈依三寶→毒懺悔→發菩提心→求戒→三番羯摩→說十種戒相

發信心

「法界六道,一切群靈,當知此時,所以得至法會者,由今施主,為能開建普度大齋之故也。然而問津此道,須發信心,心未能信,於道何有?信心者,信一切法,唯心本具,全心發生。」

學佛最重要的基礎就是具足信心,能信才能生起恭敬虔誠心,認真的參與法會,《水陸儀軌》的序文也說:「若齋主不誠,則出錢之功德有限,慢法之罪過無窮。」

皈依三寶

「我弟子六道群靈等,從於今身,直至佛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皈依在梵語中有救護、救濟的含意。歸敬依投於佛、法、僧三寶,三寶能加持、引導皈依者,止息無邊生死苦輪的大怖畏。但是皈依最終的意義還是皈依自己的覺性,依正法修學。有人問說,我已經皈依某某法師,是否還可以皈依其他法師,其實不管皈依多少人,終究是皈依三寶,以釋迦牟尼佛為老師。

舉行皈依就是在自己的意識中種下一因為這樣的因緣,在未來生生世世中就可能因此而體悟生命的真相,得證涅槃解脫。

殲晦

「汝等六道一切群靈,已能皈依三寶,為佛弟子更當進求菩薩大乘戒法,永為成佛之本。但以汝輩無始以來,經歷諸趣。罪業重積,能為遮障。今為汝輩,依大乘門,行懺悔法。俾身心光潔,方堪納戒。」

佛在《正法念住經》說:「火可能變成冷的;太陽月亮,都有可能掉在地上,但是業的果報不可能沒有。」俗話也說:「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說明了因果報應不爽的道理。儘管造了非常微細的善惡,也終有成熟為果報的時候。生於善趣的人,彷彿已經沒有惡業的果報,其實惡業還是存在,一旦善業的果報結束,亞必業的果報就現前。所以密宗蓮花生大士曾說:「我們修行的見地雖然有如虛空一樣高,但是對於業果的取擇來說,就像搓格耙的時候,連小小的細末都要非常小心、謹慎。」

佛法中很重視懺悔,能不能得戒,也取決於自己是否真正發出懺悔心,將自己往昔所造的一切惡業懺除乾淨,整個水陸法會可以是以懺悔為中心的精神。眾生一直在生死煩惱中輪迴,就是由於自己常常很容易造下各式各樣的惡業,因此自己的果報也要由自己承擔,而不知懺悔的人,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夠出離煩惱,因此生生世世,隨波逐流,找不到靠岸。

懺是忍的意思,請求他人忍罪;悔是追悔過去的罪,在佛、菩薩、師長、大眾面前告白道歉,以此來達到滅罪的目的。懺和悔具有不同的意義,懺是請求原諒;悔是自申罪狀。懺悔分成事懺和理懺,藉誦經、禮拜等行為來的懺悔,稱為「事懺」,這是最常見的懺悔方法;「理懺」則是觀諸法實相本空,一切罪根無自性,以達滅罪的目的。懺悔最重要的意義就是「不二過」,對於已懺的過錯不再犯,而且一切過錯既經懺悔,就不再追悔,不然時時活在悔恨中,遑論如何面對未來。

專心一意的行懺悔,將自己曾造的一切罪過都懺除乾淨,如同將污穢的瓶子清洗乾淨後,才能裝得下清水,所以在打水陸時身禮拜、口讀誦、意念觀想,都要靠至誠之心,要知道:「三業如不清淨,萬法不具足」。

主汰和尚帶領六道眾生行懺悔:

「我弟子六道群靈等,至心懺悔,一切業障海皆從妄想生。若欲懺悔者,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是故宜至心懺悔六情根。」

發菩提心

「然菩提心臺聖師之言曰正行中,此心,當云何發?何名菩提。如夭,佛菩提心者,從大悲起。

為先欲求佛道,先以大悲肅心,乃至得果之後,欲行化他者,亦必以此大悲之本也。」

 菩提心是什麼?菩提心怎麼發呢?學佛修行並不是只顧自己,而是要發起如同佛和菩薩的大願,利益一切眾生,因此不論在修行及度眾時都要以發菩提心為基礎,這個時候主法觀想帶領眾生發四宏誓願:

1.眾生無邊誓願度。

2.煩惱無盡誓願斷。

3.法門無量誓願學。

4.佛道無上誓願成。

前兩願是下化眾生,後兩願是上求佛果

求戒

求戒是求哪三種戒呢?就是大乘佛法的「三聚淨戒」,三聚淨戒是一切戒的根基,所有戒律都由此發展開來。這三條戒被比喻為可以用來度過生死海的巨筏、治重惡病的良醫、證涅盤道的要門、入諸佛位的正軌。

1.「攝律儀戒」二無惡不斷。

2.「攝善法戒」:無善不修。

3.「攝眾生戒」:無有情不度。

三番羯摩

主法領眾宣說三次「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稱為三番羯摩,並觀想種種善法都流入了六道眾生的身心之中,這些善法流入了身心後,就是成功得戒了。群靈依循戒法的記憶,心念感悟正見、化解怨惱,業輕了,也就種下解脫、正覺的種子。

說十重戒相

受戒之後最重要的就是要守戒,大乘菩薩道十戒是出自<梵網經心地品>。主法要一一為眾生詳細清楚地說明這十條戒應如何守持:

第一、不殺生戒。

第二、不偷盜戒。

第三、不邪姪戒。

第四、不妄語戒。

第五、不飲酒戒。

第六、不說四眾過戒(不說比丘、比丘尼、在家學佛男、女眾的罪過)。

第七、不自讚毀他戒(稱讚自己毀謗他人)。

第八、鏗惜加毀戒(吝惜佈施還毀辱他人)。

第九、瞋心不受悔戒(惡口罵辱他人、不受諫語)。

第十、謗三寶戒(毀謗佛、法、僧三寶)。

佛事進行到這裡,受戒終於圓滿了,整個內壇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念佛及繞佛,每個人都一一井然有序地排隊繞場念佛,從看台往下看,場景最為壯觀,「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佛號聲繚繞,甚至迴盪在整個內壇的空間之中,不絕於耳,將打水陸的氣氛帶向最神聖莊嚴的一刻;走近一看,有許多信眾都被佛號聲感動得淚流滿面,連內壇義工也被這樣浩大場面震撼得流淚。

不禁思考著:人在法會中到底想探索什麼?法會本身又想傳達什麼?在一連串儀式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意義?一千五百年來,人之於死亡有著許多臆測與想像,至今科學還是找不到公諸於世的答案。水陸法會中,這麼多人來參加,抱持著相同的想法,想為過往的人做一些事,很多問題似乎在法會中都得到想要的答案,那就是,人們在這裡安頓了他們的心靈,無論是生者或亡者。

奉供下堂

供下堂的意義是準備六塵妙供來施供給十四席。所有一切眾生,令人道頓悟真歸、修羅道調伏瞋心、餓鬼道成獲飽滿、畜生道自得智慧、地獄道永脫狗囚。

第七天中午十一點半,進內壇參加供下堂。下堂十四席桌上都擺上了各色供飯菜、水果及饅頭等供品,基本上,供下堂與供上堂,其流程大同小異。

六道凡眾得到法義妙戒後,每個人都充滿禪悅法喜,齋主用歡喜心誠邀他們入壇列坐,主法依法加持法食(註:以佛法為食,用來長養智慧之生命。)、施甘露(註:將持過大悲咒的淨水,灑於供食上。)、獻上六塵妙供:香、花、燈、食、寶、法,增長眾生的慧命,這時功德主再將隨身攜帶來的珍寶作為獻供,舉凡手錶、戒指、項鍊等,但已經供過上堂的供品,不應該再拿來供下堂。

主法一一帶領齋主到各席上香,向各席表明齋主誠心供養的心意。獻供儀式後,獻香、獻花、獻燈:•……在各獻供真言的唱誦聲中,代表的齋主一一舉獻各種妙寶,也包括了大家獻出的種種寶物。舉獻過的寶物配合快節奏的唱誦聲,一一在場中流轉,寶物上信眾供養的紅包也不斷增加,代表著大家最深的敬意。

獻供時主法觀想六道群靈及隨筵神眾,諸亡靈等,歡喜受供,皆悉充足。最後大家一同誦《阿彌陀經》,繞場念阿彌陀佛佛號,承佛威光,使祖先親眷、六道群眾都能享受到佛法的妙味,開悟解脫。

圓滿供

幽冥戒後,人天歡喜,圓滿供的意義是普同供養廿四席。

今天是水陸法會的圓滿日,也就是第八天。經過昨晚的休息,現在每個人看起來都精神飽滿,空氣中除了充滿已經逐漸習慣的燃香味外,隱隱地也蕩漾著一絲不捨,水陸法會將在今天下午圓滿了。大家這幾天共同相處

在同一個空問中精進用功,從陌生到熟悉,認識了很多好朋友,例如常常在一起參加佛事的小妹、雁子、儀方及阿杰,都是這幾天才認識的。他們有的跟媽媽一起來拜、有的是跟阿媽來當義工、有的是朋友的朋友,因為放暑假就跟著一起來玩、還有的是從南部上來,一場水陸一議南北信眾大會師,其中還不乏海外回國的信眾,就如同心道師父說的,這是過年之外的大團圓。

早上七點半,在義工工作區看到從清晨開始就準備好了各式各樣的供品,受過幽冥戒後,上到諸佛菩薩,下到六道眾生都法喜充滿,因此圓滿供就是廿四席一起上供,這就是上供諸佛、下施眾生。圓滿供開始,香燈怯師一一先到各席灑淨,讓這些供品都變成最清淨的香齋妙供。主法加持這些法食後,圓滿供儀式就完成了。圓滿供後,義工們忙著將場外的大榜和內、外壇的牌位一一拆下來,分類裝好,放置桌上,準備午後將往生牌位都放到西方船上,預備送聖時火化。

圓滿香

圓滿香的意義是普皆迴向、發願水陸法會一切功德,願眾生皆得以往生極樂世界。

緊接著圓滿供就是圓滿香,早上十點,水陸法會即將圓滿,每一場佛事的無量功德,在這時候做最後迴向。親人即將遠行,要慇慇叮嚀咐囑,主法這時候觀想六道眾生及受薦亡者個個集合在前,請求開示法要。

「汝輩六道佛子,自入道場,屨聞法要,所謂發起圓常正信,皈依一體三寶,行大乘懺悔,立四宏誓願,而又獲聞大乘妙戒無作之法,乃至一香一花,明燈秦食,幢幡瓔珞,歌頌讚歎,六塵供事,互遍莊嚴。一一無非備明法華開顯之事,究竟圓融三諦之理。」

「諦觀一心,本不可得,隨心而造,不礙緣生,若依若正,若色若心,妙觀觀之,無非妙法。」

齋主代表法界眾生懺悔過去的一切業因、進求解脫,然後發四十八大願,參加水陸法會的所有功德主,將無量功德迴施法界一切群靈,如此一來群靈就得到超度,往生西方淨土。

「俾於阿彌陀佛極樂淨土,專心繫念,遂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國土到底長什麼樣?在經中的記載是這樣的:「彼佛士界曰極樂淨土,其地寶池瓊苑,無三惡道,清淨光明,其時無寒暑晝夜,其人蓮花化生,純丈夫相。其衣食隨念而至,珍奇美妙,惟成法喜,其壽命同於彼佛,久長無量,示如是種種樂事,教人起心生大欣慕。」

念佛往生西方的修行法門在水陸儀文之中也有陳述:「聞是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因為現代人的心思經常處於雜想紛飛的狀況,用雜亂心來修行,無法修行成功,因此念佛法門就是藉由誦持佛號,將心念專注繫在佛號上,一議心念逐漸沉澱下來,漸漸開顯出本自具足的智慧,了解諸法實相,這就是往生淨土的法門。

法會接近圓滿之際,最重要的就是「發願」,此時齋主代替六道眾生,不曾皈依佛法僧三寶的眾生,發十大願:「不曾皈依、不曾禮讚、不曾供養三寶;不曾懺悔業障、不曾請佛住世、不曾隨喜修行大乘佛法、不曾迴向勤求佛道、不曾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不曾念佛求生淨土、不曾發心求菩提道的眾生,都代為發心,當願圓修,即成究竟。」

接著六道眾生懺悔宿世業障,進求解脫,發四十八大願:

「修齋功德,一分奉施,十方法界:

諸仙道中,抗志虛無,保守幻質,一切眾生,當願進學無生,早蒙解脫。

諸人倫中,求名貴利,汨沒風塵,一切眾生,當願進學大乘,早蒙解脫。

諸修羅中,好行瞋息,鬥戰不已,一切眾生,當願息諍興慈,早蒙解脫。

諸餓鬼中,饑渴逼切,歷劫受苦,一切眾生,當願渴惱鐲除,早蒙解脫。

地府主史,記註生死,%'.J劫獄囚,一切眾生,當願執法寬慈,早蒙解脫。

諸地獄中,有間無問,歷劫受苦,一切眾生,當願罪性本空,早蒙解脫。

中華民國,遠近鄰邦,有道無道,君王總統,當順急念蒼生,德化天下。」等。

種種加持都圓滿後,重重發願都周全,最後大家再走到每一席上香,逐筵拜謝。內壇一時香煙繚繞,不知道是香薰得太厲害還是有些離情依依,發現自己也開始淚眼朦朧起來。這麼多天以來的一切,不管是日以繼夜熬夜、長時問跪拜或是晚問焰口時禁食、禁水,種種身心上的勞苦,都是為了超度亡者,同時自己也在努力修行,一點也不敢鬆懈,只要自己稍有懈怠或起了種種煩惱,連帶的歷代祖先一定也無法好好參加法會,那種生命共同體的感受,突破了時間與空間、有形無形的限制,唯有在法會中,才能有這麼深刻的體驗。

看著牆上的牌位、廿四席牌位都一一拆下來摺疊好,整齊地排放在桌上,心中感受最是強烈,水陸法會即將圓滿了。

送判宣疏

送判宣疏的意義是奉請五位判官:天府功德司判官、中界功德司判官、地府功德司判官、上堂休錢貌司判官和下堂休錢貌司判官,將五張判疏送往各界,宣說水陸法會功德圓滿。

下午三點是「送判宣疏」,將最後的五匹紙馬及五個紙紮判官移到內壇,象徵奉請天府功德司判官、中界功德司判官、地府功德司判官、上堂儘錢貌司判官和下堂儀錢貌司判官,將五張判疏放在紙紮判官身上的包包內,將馬搬到外場,引火焚化,判官們正式出發分送判疏啦!

外壇也同時舉行消災普佛和往生普佛,為法會做功德迥向,接著內壇、外壇將所有牌位都分類好,連同外場的大榜一起整齊地擺放在內、外壇桌上,信眾一一出列,有的人手執水陸燈、有的人提香爐、有的舉幡、有人手持蓮花等,還有人手捧牌位、疏盤,法師們則手拿各種法器,排成長長一列送聖的隊伍,準備圓滿送聖。

圓滿送聖

送聖就是「聖眾請歸雲路,六道眾生往生淨土」,將所有牌位都收放到西方船上,焚化西方船,象徵亡靈都乘船柱生西方極樂世界。

下午三點在念佛引導聲中,由主法、正表、副表和尚帶領奉送,送聖分兩條路進行,所謂:「聖眾請歸雲路,六道眾生往生淨土」。這是水陸法會的第三大高潮,地點在法會場外進行,義工已先將紙糊的一艘巨大西方船移放到廣場上,船邊放滿這幾天由義工們做的紙折蓮花及大大小小的西方船,鎮壇大將軍則擺放到大門口,臨時安置的供桌上。中午時分,場外先將水陸期問的消災牌位一一焚化。每個參加水陸的功德主報名後,在內壇立有黃色的超度牌位,外壇則立著紅色的消災牌位,紅色牌位的功能是消災祈福用。

心道法師在送聖前,再次為大家開示:「要觀想把我們的這些歷代祖先、冤親債主,希望他們能夠跟隨阿彌陀佛坐西方船直達西方,不要流連忘返在這個娑婆世界,苦海中交煎糾纏、充滿苦惱,趕緊乘坐阿彌陀佛的西方船,直達西方,到達極樂,永不退轉。我們七天以來兢兢業業地念佛、念法、念僧,甚至於做了很多的工作、服務不眠不休,有的人一天睡不到一小時,甚至根本就沒有睡。這種精進的心念、精進的行為,這個種子就是智慧跟福德的種子,在這七天當中,我們都是身心清淨,無障無礙,熟悉佛法僧、熟悉佛的法、瞭解佛的心,瞭解身心清淨的道理,不斷的觀照我們的心念,觀照我們的行為、做到清淨。那麼我們的身口意在這七天當中真正的不造悲,七天當中,不生煩惱,薰染我們的清淨佛心,不墜六道輪迥,而能夠直成佛道。」

送聖隊伍浩浩蕩蕩從內壇走到外壇,將外壇超度牌位一一隨隊伍收起來一起帶到場外,這時人潮也逐漸擁向場外西方船的地方聚集。

等到隊伍到齊後,所有超度牌位都放到西方船上,三師和尚在鎮壇大將軍面前唱誦一番,看起來就像正在做最後的交代,希望鎮壇大將軍可以護持西方船上的所有亡靈,令大家都順利往生西方。「上來修建法界聖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道場,良宵圓滿,奉迎聖駕,暫住佛殿,大眾一心,念佛引導。」接著焚化所有廿四席牌位,然後,將鎮壇大將軍安放到船首,大眾起腔念佛,在平靜沉穩的佛號聲中,由義工點燃西方船,鳴放鞭炮,大火一下就燃燒開來,強烈的熱氣把鎮壇大將軍手上印有「慈航普度」及「鎮守壇前」的嬸吹得直沖天上,心中默默祝福所有亡靈都順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短短五分鐘念佛期問,望著逐漸化為灰燼的西方船,一時繁華歸於寂滅,這幾天的一切頓時都結束了,乘坐時光機器遨遊時空的我們,再次回到原來的生活場景中。

常聽學佛人說「水月道場」,原來水陸法會就是水月道場,一切都如夢幻泡影般,了不可得。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偌大的場地原本是吵雜的體育場,後來又變成法會地點,如今又恢復成體育場,就像作夢一般,醒來時,心中少了對死亡的懼怕,多了一份平安、喜悅及深深祝福的心。很多人在這時候遠望天空,似乎希望能看到眾生帶著微笑,乘坐一朵朵蓮花緩緩飄向天際,這就是水陸法會要透露的答案吧!我是這樣想的。